昼行夜会

你好,我不在

【山坂】Bra

女孩子女孩子女孩子女孩子

温柔可爱胸又大的女孩子嫁我!!(110

OOC

»


在入秋的九月底,总北女子自行车部居然收到了来自箱根女子自行车部的邀请,而且是到那边去泡温泉,不过送邀请不用全员都骑车跑到千叶吧,可以发短信啊短信啊。

对于这个邀请,我们部是十分受惊的,毕竟请那么多人去泡温泉,箱根真有钱真有钱。然后我们就不胜感激的答应了,准备十月中旬前往箱根。

当然集体的邀请,自己并没有想很多会在漫画里出现的温泉事件,因为只是大家泡泡温泉,增进友情啊!






下了车,感谢送我们来的寒咲兄,就看着手中的地图,说真的对方连地图都画好给我们了,不过这画功真是不敢恭维,于是我们一行人都在研究这个地图。

「这个字到底是谁的啊,除了来到这个车站我看得懂,其他根本看不懂啊。」

说话的人是鸣子酱,她今天也是帅气的单马尾,虽然短短的像个兔子尾巴。衣服那方面真的偏中性呢,虽然就看过她一次便服,带了点男孩子风格,就在想她是不是走中性风,看来是的呢。

「这字和你差不多,你应该看得懂的啊」

「什么——想打架吗,黑脸泉?!」

「我说你们俩别吵架啦」

接鸣子酱话的是今泉酱,果然家里条件好,常服都带着大小姐的感觉呢。头发和自己一样到肩,不过有点自然翘呢,时不时能看到几根逼死强迫症的头发翘了出来。

「不如给我们看看?」

「嗯,给你手嶋前辈」

「谢啦」

把地图拿过去的两位女生是二年级前辈,手嶋和青八木前辈。两个人的搭配虽然没有鸣子和今泉那样的风格,但是有种说不出自然的感觉呢,有点像……姐妹装呢,明明不是姐妹,不对啊,他们是姐妹吧……嗯……。

在自己纠结手嶋前辈和青八木前辈是不是姐妹一样的存在时,描了一眼地图就去旁边打电话的卷岛前辈回过身,抽走地图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行啦,你们不用纠结了,我问尽八了,她说等会过来接我们,这么难看的字果然是尽八她的咻。」手机来了短信的声音,卷岛前辈就转移注意力看了看短信,「况且金城和田所居然比我们还先到,真是想不明白啊咻。」

「什么!!田所她!!不行啊,一想到她比我先吃到东西就!!可恶啊啊啊啊啊——」

「什么!?怎么去的!?」

「不知道咻——」

「听说提早的过来与对方的主将一起骑车」

「嗯」

看着鸣子对天长啸,真想提醒她,她是女孩子的事实,不过已经有今泉帮忙了所以自己就不客气的偷瞄起卷岛前辈了,卷岛前辈今天的便服可以说,还是一如既往的帅,绝对不是随随便便百货里能买到的款式呢,好帅啊前辈!果然前辈超帅!

忽然卷岛前辈走到身边,拍了一下背,然后一脸“不会吧”的表情看着自己,然后伏下身在自己耳边说。

「坂道,你还穿着那个东西啊咻?!」

自己一下子就明白对方在惊讶着什么,然后十分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赶紧换掉咻,对身体不好咻」

「我知道前辈,我会的」

「真拿你没办法咻」

然后卷岛就靠着站牌玩起了手机,而自己就开始想卷岛前辈说的了。其实刚刚卷岛前辈拍自己背就是为了确认一个东西,那东西好听点叫bra,文雅点叫文胸,开放点叫胸罩。没错就是那个bra的问题………………其实自己不穿上面称呼的,当然也不是不穿,我穿的是束胸。

从上国中开始发育,自己发现因为胸的问题影响着班上所有的女孩子,自己也不例外,因为发育晚所以不明显,可一旦飞速发育带个自己的只有麻烦二字。所以自己穿上了束胸,麻烦才减少了不少,自己说真的不敢想象没了束胸穿普通bar的未来。

以鸣子那比Acup可能还要小的cup,看到我束胸之后的胸,按鸣子来说,我简直就是她的伙伴,可我不敢告诉我穿束胸啊。因为一解下来估计我少数的高中友情就要少一个了啊,不行啊不行啊。

女子高中生小野田坂道,每天都在担忧自己的高中友情会不会因为胸围大小而决裂。

今天也是如此呢。




等到到达温泉已经是下午两点了,我们中午到的箱根却现在才到原因都来自东堂前辈以为我们骑车来了。当看到我们一身便服,身穿温泉工作人员服还骑着车的东堂前辈用“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不按安排来啊——”的表情看着我们。

「明明上面写了要骑车来的呀,小卷我们说好的约定呢……」

「那些鬼画符谁看的懂咻,我都扔了咻。」

「小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结果我们总结,不怪我们呀,怪前辈你的字身上如同山一般放荡我们看不懂呀看不懂呀。

之后只好跟着东堂坐着公车去了,等公车到站我们才发现原来超近,就三站。饿着肚子被忽悠了两小时小卷前辈看到距离那么近时,狠狠用击拳往东堂前辈的肚子,对方超应景的噗了一声,然后倒地了。

看着眼前的温泉旅馆门口上大大的东堂庵,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家的了,还在外面看旅店那百年外观时,突然有人从门口冲了出来然后扑向自己。首先感觉到的是他人的重力,然后是柔软贴着自己的感觉,眼里看到的是蓝色的头发和她背后的东堂庵。

「坂道酱!!!我等你超久了!!」

然后是脸颊被蹭的感觉,对方的头发弄的自己的脖子痒痒的,避开一下就发现是自己夏季IH大赛上的对手,也是自己为数不多的他校朋友,真波山岳,也是自己认识至少数名字能难么男性化的女孩子之一。

「真波酱!?」

「喂喂你在对小野田干嘛啊——」

「放开她,要,要倒了——」

如果真波只是扑向自己就算了,但把整个人都抱着自己,加上惯性那么一下,咚的一声,就倒在地上了。我感谢今天的我也只是普通的平底鞋,七分裤和卫衣,要是穿上妈妈给我买到长裙一定会弄脏的。屁股先着地然后是头,整个人不先感受箱根有名的温泉而是先感受箱根的土地,真是神奇的体会啊。

「你还不放开她,喂,没事吧小野田?」

鸣子率先拉开自己身上的真波,然后拉自己起来,检查有没有什么伤口,旁边的今泉就帮自己拍了拍后面的灰尘。能在高中交到这样的朋友真是超开心啊,超值啊——

「没事没事!反倒是真波你没事吗?」

「我肯定没事的,对不起啊坂道!因为东堂前辈去接你们都接了一个小时,我快受不了了,我超想和坂道你去爬坡啊!」

结果对方一只手抓过自己拉到她的旁边,还时不时蹭着自己,自己被蹭的有点不好意思了想躲开却发现真波,她抓得超紧。

「呐,坂道我们去爬坡吧!」

关于自己这个好友可以说是,青春靓丽的阳光性美女,美女,美女!不光颜好看,性格还超棒!就因为太漂亮所以能感觉有不少男性目光集中在自己这里呢。看着对方的眼里似乎都要冒出星星了,超期待的看着自己,都不好意思打击她,我们今天没带车过来。

「呃……」

「我们没带车过来,你快放开坂道啦」

旁边的鸣子他们也在看着自己,呜啊,好多人看着啊。

「诶————」

看着对方的呆毛都没精气的趴在脑袋上了,整个人都靠着自己了,自己只好手忙脚乱的转过身摸摸对方头,安慰几句。

「我说,坂道你现在的样子在我们看来整个人,都被真波抱住了呢。」

「诶?」

才注意到为了安慰真波,现在自己从一只手被真波抱着到莫名变成整个人都被真波怀在怀中,然后手忙脚乱的推开了真波,但一看到真波委屈的脸自己只好再次拉住了真波的手,抱歉的笑了笑。

「对不起啊,真波我们下次在一起来爬吧,不如今天我们一起泡温泉吧!」

「好啊!一言为定噢!」

「坂道你……咻!」

「嗯?」

看着真波也对卷岛前辈笑了笑,自己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他们都在笑,自己也只好跟着笑了起来。事后卷岛前辈告诉我,真波她那时笑得一脸计划通。

「好啦好啦,我们进去吧!」

然后真波就拿起自己旁边的行李,拉着自己往旅店里走,也没有管后面的总北其他队员,刚过门口真波就凑到耳边跟自己说:

「为什么坂道酱你的bar有十排扣那么多啊?」

………………!

「为什么真波同学你会知道啊…」

「刚刚摸到的和你一起爬坡时碰巧摸到的,一直很好奇呢为什么有十排那么多啊。」

「这是儿童内衣儿童内衣!」

「坂道酱的儿童内衣啊。」

「儿童内衣呢。」

看着友人重复了很多遍儿童内衣,心底有点虚,说实在谁会一摸就知道你的bar有那么扣的啊。

「算了,带你去房间!」

「诶,去真波同学的房间吗?」

「没错啊,怎么了?」

「但是大家…」

「坂道不想和我一起睡吗……」

看着真波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自己,自己实在受不了真波那小动物一般的眼神,只好求助一般的回头看向队员的方向,才发现他们不知何时不在了,看来跟大家分开了啊,那么跟其他校的一起睡没关系吧,大家都那么熟。

「没有那个意思…我们一起睡吧。」

「耶!」

对方象征性的呆毛开心的晃了几下,拉着自己左回廊的走几步,右回廊走几步,重复了好多次这样路线,又因为周围的背景都差不多,最后只好晕晕的被真波拉着走了。最后在一个屏门前停了下来,拉开后带自己进了去,把门拉上再顺便放下行李箱。

「到啦,坂道!」

「终于到了啊……不好意思让真波同学你帮我拿了那么久的行李。」

「没事的啦,帮人而已」

真波边说话边进去,倒了杯茶给自己喝,然后又进去了。房间是普通的日式房间,站在门口往里看可以看到已经铺好的被子和窗外的风景。时至秋月,做电车过来时就已经欣赏了一路的秋色,虽然都是一晃而过对于近视自己来说真的很难欣赏呢。不过能在这里欣赏也是很不错呢,要感谢东堂前辈给我们来这边泡温泉的机会呢。

脱下鞋,走进去都没看到真波的身影,忽然背后被人抱住了,因为在刚才已经体会了一次了,所以快速的解开腰上的手,转过身看着真波酱。真波笑嘻嘻的把手上的浴衣,一件塞给了自己一件她自己拿着。

「真波同学,这是……?」

「换浴衣啊,来到温泉第一件事当然是换浴衣啊!」

「诶……!」

真波说着说着就开始帮自己掀开衣服,当然自己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死拽着衣服不让真波再往上拖。

「那个…那个真波同学,换衣服我自己来就好了,真的!」

「诶,东堂前辈告诉我好朋友之间帮忙脱衣服很正常啊,还有啊坂道酱叫我山岳就好啦,山岳噢!」

对方的手还在往上拉着自己的衣服,而且还有一只手摸上腰,没有衣服的遮蔽被带着人的触感还有点凉凉给碰到腰,自己下意识往后缩,对方却更向前一步。在快放弃挣扎时,突然房门被人强行打开,这时的自己已经被真波君压在桌子上了,自己扯的自己的衣服往下,而真波一只手摸着自己的腰,另一只手往上扯自己的衣服。这场景怎么看都给人不太好的感觉呢,居然发生在两个女孩子身上。

好吧,就算打开门的是是东堂前辈和卷岛前辈,我也想立马躲进壁橱,因为这个场景实在太丢脸了。然后我说到做到的,不知用了什么力推开了真波,火速跑进了壁橱。

「我说,尽八你打算怎么跟我解释一下你可爱的后辈刚刚做的事呢咻。」

「听我解释啊小卷,真波你把眼睛酱带来到怎么死鬼远的房间干嘛,还有你怎么拿到这钥匙的?!」

「诶嘿」

躲在壁橱的我,迅速把刚刚弄乱的衣服整理好,然后在壁橱里整理思绪,怎么从莫名的换衣变成刚刚那样了,连外面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连争吵的声音渐渐变弱,然后橱门被敲了几声后,拉开后看到的是卷岛前辈。

「没事吧,小野田咻?」

「没事没事!就是有点不好意思……」

从里面往外面看,没有看到真波和东堂前辈后,就慢慢的从壁橱里爬了出,接过卷岛前辈给自己到得茶。喝了一口,才放下心了。

最近真波酱真的好奇怪啊,短信里的内容也是奇奇怪怪的,说什么喜欢什么的,女孩子之间的友情扯到友情不会很奇怪吗?啊,难道是想从友情朋友升级到闺密那种吗!所以才告白的吗,打算互通心意什么的!真波酱真是好人啊!

「我说,坂道你不会想到什么不对的地方了咻……」

「没有噢!」

经过自己这么一想,刚刚的事忽然一下子通了,于是心情也变得很好了,看着卷岛前辈看着自己叹了几口气,再摸了摸自己头。

「要小心真波那个女生啊,要是她欺负你就跟我说咻」

「诶……我觉没必要小心真波酱啦,她人很好的!」毕竟救起在路边晕倒的我,那么好的人不会欺负自己的。

「总之小心点就好了咻…………我说坂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脱下来呢,晚上泡温泉时会麻烦的呢。」

「啊……那个……那个……我会泡完温泉告诉大家的……」

呜啊,还有泡温泉这个啊,怎么给忘了呜啊。

「噢,走带你去你的房间,虽然很不科学,你真得跟真波在一个房间咻。」

「诶!?」

「刚刚分房都分完了,就你和真波了……啧,明明都是六个人应该可以正常分布的,都不知道箱学那群人干嘛要互相跟我们一部分人睡咻。」

「诶?!」

「所以啊,她欺负你就来找我咻。」

「诶!」

「走吧。」

等等这什么展开,等等我还期待跟前辈你一起睡的啊!



»

TBC

»

评论(12)
热度(72)

© 昼行夜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