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咕哒子】请问你有伴侣吗?

*三百年没写过文,我流OOC  

*是现代设定




  

    嘎啦嘎啦,是杯子在水池中相互碰撞发出来的声音。

    咝———,是打泡机把奶油挤出来的声音。

   “欢迎光临,请问要点什么?”是玛修的声音。

   “一杯美式”

    是他的声音。


    接到订单就开始制作他要的咖啡,虽然店里的咖啡基本都有速成的,不用那么着急的,但为了能供应上周边办公室的要求,而不被隔了几条街外的大卫咖啡馆抢生意,达芬奇压榨年轻劳动力了。


*


    “听好哦,我虽然发明了很多可以节省时间的机器,但是美式啊————这咖啡,我觉得还是原始的好~”,一边说着重要事情的达芬奇,一边把身后盖着布的东西端了上来,“所以就拜托啦,一有顾客在店里点美式就老实用回落后了几个时代的咖啡机吧!”

    掀开布,一台稍微旧旧的咖啡机出现了,是要用手转动把柄研磨咖啡豆的老式咖啡机。我明显感觉到同事们的“什么?不要吧这个超累的“的情绪,最后同事们一边用“立香你弄的美式超级好喝的”的表情,一边把我推出去。

  『可我根本没有弄过美式咖啡啊,这算职场欺凌吧,我要去抗议了!我一开始来这边是为了抹茶奶油冰冰乐的!我讨厌苦的,啊!』

    当然我哪敢把我的不满说出来,毕竟我只是个兼职,每周两次的兼职所得钱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已经是巨额了。还是老实的去学学美式咖啡的制作方法吧,为了钱。

    然后美式咖啡从一开始乱七八糟的口感(同事说的)到勉勉强强的水准,在学习过程中我一直在想,这咖啡店肯定会在我的美式咖啡下倒闭的。结果意外的受到周边上班人的好评,比如“我从来没有喝过如此让人清醒的咖啡呢”来自五十岁天天喊着要截稿要死了中年男子和“还行,勉强可以喝”童颜小…作家的评价。然后达芬奇就让我一直做下去了,还说“果然手磨咖啡就是一大特点嗯,大卫那家伙肯定不敢请人手磨吧哼哼”

    原来我成招牌了吗。


*


   “您好,美式咖啡好了”

   “谢谢”

    我没有回复他的谢意,转头去忙下一杯饮品。因为太过普通常见的回话,多说可能还会比较奇怪。但我知道他接过咖啡时的表情动作,他的动作我都有在不经意间去留意。他会在下午过来点一杯美式,坐在靠里面的位置看书,下午六点就走了。我这可不是什么偷窥,因为这位客人,是我的猎物。

    因为他,曾一度摧毁了我的自尊。


*


    这只不过是个非常普通的一天下午,我照常工作,对和平时没什么差别……。

    “这美式太难喝了”

    明明是在后台工作的自己,明明周围很嘈杂,但他的话仿佛踩好安静的瞬间而说出来,我清晰的听到了。同事们仿佛没听到,继续着手上的工作,我也想跟他们一样不在意,但下一声的叹息让自己离开了岗位。

    “你好,我是这杯美式的制作者,请问这杯有什么问题吗?”虽然我半路出家,但至少每一杯美式都是自己辛苦劳动的结果,虽然只是很常见的美式。

    他看了我一眼,不说话又回头看起了书,我不甘心就站在他旁边等待着他的回复。或许是店员一直在旁边特别显眼,周围的客人都投来视线,男子终于开口了。

    “太涩了。”

     一时的开口让我没反应过来,紧接又是下一句刻薄的评价。

    “豆子有好好检查吗,冲泡的热水太烫,筛网太粗了有渣子”他把杯子放在我跟前,“喝一口自己尝尝?”

    这时看不下去的同事过来劝阻我并向男子道歉,我也不知道那时怎么想的,拿起杯子就喝了下去。好苦好烫真的好涩,咳,还真的有渣子,他全部都说中了,呜。

    “……………你还真喝”

    不是你让我喝的吗,呜好苦,眼泪要出来了。

   “啊立香,给,手…”

眼泪因为又烫又涩的反应不争气的流下来,急忙的自己想拿手擦掉眼泪,男子看到自己的动作后先把手帕拿出来,抓住自己的手帮自己擦掉眼泪,阻止了自己不卫生的动作。他擦拭的力道非常轻柔像怕弄疼自己,眼泪一下子就擦干了,而同事在旁边还在结巴手帕二字。回过神的自己,能感觉脸上温度极速上升,急忙从他手上把手帕抢来,丢下对不起三个字就冲回休息室了。

    然后一整个下午,无论怎么被劝说我都不愿意踏出休息室,哪怕扣除那一天的工资都不愿意。因为那时候的自己满脑子都是,自以为是的咖啡被指出缺点和在别人面前哭了还被擦干眼泪。

    这种懊恼和尴尬的心情至今还在心里。


    为了扳回一局,从那天开始我平时有空疯狂查询咖啡的冲泡法和自己买咖啡豆尝试,跑去不同的咖啡店去喝自己不喜欢的咖啡,不去上班也要去喝。大概连续旷工一个月,在达芬奇疯狂电话和现实围堵中,我再次上班了。所带来的咖啡也有所不同了,发现自己以前真的走了很多错路,是不是要感谢那个男子呢,而且手帕也要还啊。

    就想着要怎么找男子时,他出现了,还是点了一杯美式。是复仇赛,藤丸立香,这是上天给你的复仇赛啊!

    将准备好没有任何问题的豆子放进咖啡机里,认认真真的研磨,筛网没问题已经是非常细的网了,杯子很干净,水温没问题。

   “您好,美式咖啡好了,以及真不好意思这是您那天借我的手帕”其实是我自己抢过来的。

   “谢谢”

   “不用谢”

    我在吧台后紧张的看着他拿起杯子,然后喝下去,喉结的滚动说明有好好的喝下去,接着他就放下杯子打开书看了起来,我在盯着他看了一会后,确认后感会不会太涩啊太苦让他又有意见,直到翻书三四页后自己才站起来。

    哈,复仇赛赢了。在自己小庆幸复仇成功的时候,男子的声音又传到耳边。

   “豆子还是太熟了”

    听到后自己克制住情绪,快速的洗起在水池里的杯子,边想着下一次一定要赢,边把杯子想成那个男子的脸,刷个来回—————诶,他长什么样来着。


*


    然后我就在他来的时候断断续续的偷看他,然后才发现,原来他超美型,超美型。大概准时三点出现,不多不少。穿着配色大概就是黑白跟深绿的西装款式,配帽子。我以为他只会穿西装,但没有想到他有一天穿了马甲衬衣配黑色牛仔裤,怎么说冲击到我了,居然有人能把这两个穿的那么好看。是天生银色卷发,虽然非常张扬的向外生长,但银色刚刚好抑制了张扬,反而带给他欧洲那边的贵族感。眼睛是金色的,在阳光底下特别好看有流光的感觉,他瞳孔不像自己的一个黑圈圈而是十字架呢,会不会是自己看错了。还有他绝对不近视,是平光镜,可恶带平光镜都那么好看,而且眼睫毛也超长。五官也非常标致,浑身上下散发着赢家的气息……


    想着有的没的,边干着手上的工作,时间不知不觉快到下班的时间,我在打扫自己的工作区,好让下一个顶自己班的人不那么辛苦。下一个交接班的是罗曼,他有时会换班到下午,就跟他同班了几次,他换班的理由非常简单,“要是今天不换班,晚上的魔法梅莉生放送我就看不到了!”的这样类似的话自己听了很多次。

   “那个前辈…”

    为了偶像,不惜换班,连梅莉喜欢什么东西都记住了,小动作也记住了,CD写真也买了很多。真情实际的喜欢她关注她,哎自己什么时候能变得和他一样那么关注一个人,这或许就能谈恋爱了。

   “前!辈!”

   “啊,诶,玛玛修怎么了?”

    被耳边的声音呼唤回神,才发现气鼓鼓的玛修把自己手中的抹布夺走,并清洗干净放在旁边。然后拉着自己的手走进休息室,把自己身后的围裙结解开示意自己要脱下来,看到自己还傻愣愣的,无奈的指了指壁上的钟。

  “下班了前辈,而且不是说好了要去前辈家里复习期末考试吗?”

   “啊、啊啊啊!!对,我还忘记跟达芬奇说请假的事情了!谢谢玛修,再等等我”

   “那我先帮前辈收拾东西”

   “真的谢谢你我可爱的小玛修~”刚准备走出门口又跑回去抱了抱玛修,然后去找达芬奇说明原因。因为是期末考试,是很重要的事情达芬奇只好放我们半个月的假,边嘟囔“呀又要被对面赢钱了”。


   “久等了玛修,谢谢你帮我收拾东西”我接过自己的的东西,拉着玛修从后门往前门大路走。

   “啊对了前辈,你有没有咖啡伴侣啊,我怕苦……”

   “伴侣啊,有啊!在家!”

    叮铃,刚好路过店的前门,门刚好打开。是那位客人,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听到我的话之后,瞬间脸黑了不少。我以为是我和玛修堵住他路才那么脸黑,结果他绕开我们从反方向走了,身边的气氛果然还是很奇怪。

   “那个前辈该走了,不然下班车好多人的”

   “啊好的”

    真的是奇怪的人。


    然后我和玛修经历了地狱式复习跟地狱式考试,考试结束了就代表这一学期结束了。为了让自己圣诞节过的好一点,一考完试我就跑回去上班了,而玛修因为哥哥要回家了减少了上班次数。店里一切都是和往常一样,但那位客人却不见了。

    紧接着就是圣诞节了,店附近的商铺也是洋溢着圣诞节的气息,为了跟上节日,达芬奇发配了每人一顶圣诞帽说“店里面也要有气氛,我们这些就是咖啡圣诞老人,给客人送去咖啡”的乱七八糟口号,真是搞不懂天才的脑子里面都是什么。

    然后当天下午,那位客人就出现了,和往常一样,点一杯美式。

    “您好,美式咖啡好了”

    我和往常一样等待着他的答谢,却等来了不一样的话。

    “你,有伴侣吗?”

    “啊没有,不过我们有装好的奶和糖,就在旁边……”

    男人盯着自己看了许久,叹了叹气拿走了咖啡,坐回往常一样的位置。在自己不远处我听到了达芬奇的爆笑声和疯狂的拍桌声,我回头想看什么能让达芬奇如此爆笑,结果达芬奇一看我笑的更加疯狂了。而我一脸懵的继续的进行着工作。之后达芬奇有过去那位客人的座位上和他聊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男子手上的书从翻开到走前都没有翻过一页。

    

    “前辈你,真的很喜欢那位客人呢。”

    “诶?”本来洗着杯子的手突然停下,眼看就要摔破时玛修帮忙接住了,帮自己把杯子冲干净放旁边。

    “杯子——呼,前辈有时候手还是停下来的好哦”

    “嗯我知道了,不对玛修你刚刚说我喜欢那个客人?”

    “是啊,明明超明显的大家都知道了。”

    “嗯??嗯嗯?????!!!!没有我才没有!”

    “可是你一直看着人家,咖啡的口味还会因为他而改变呢,这就是喜欢啦前辈”

    乖巧可爱的后辈说着冲击心灵的话语,脑中突然变出一台放映机以第三视角把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回放出来,嗡的一下,脸颊的温度不用想都知道是超烫的。

    原来自己早已坠入爱河了,只是不知道。


    知道自己喜欢那位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客人后,面对他点的美式都有一定的手忙脚乱,幸好最后的味道还是正常发挥。头上戴着的帽子时刻告诉着自己圣诞节的到来,圣诞节是最接近年末的节日,基本过完圣诞节就是要过年了,过年就是休息,休息就是见不到面,见不到面很有可能就是再也见不面了。

    这种奇怪的焦虑感环绕在身边,但时间还是照样过,然后迎接圣诞节了。

    “圣诞节快乐———作为奖赏,下午只上一半就好,也就说,三点下班工资按六个小时算哦!其实现在走也可以,不过要留下来打——”

    达芬奇突如其来的放假通知,震撼了我们,同事们边欢呼着达芬奇万岁边疯狂干完手上的活,三点还没到就走一半的人,留下几个没跑掉的人打扫卫生跟结束营业。

    也就说,见不到了那位客人。

    在抱着遗憾打扫时,前门挂着的铃响了,是那位客人进来了,时间还没到三点。他似乎没有想点东西笔直向自己走来,自己被这个气势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不,不好意思今天提前打烊了!”总之先道歉!

    “我知道。”

    “…………”

    沉默不是办法,如果放弃这机会可能就要错过了。

    “藤丸立香小姐,请问你今天有伴侣了吗?”

    “先生,请问你今天有约了吗?”

    店里回响着我们两个人的话,和往常不一样,男人提前来了,还知道自己的名字,还在问了一次伴侣的问题。

    “诶,我的名字你怎么知道?”

    “是工牌,对不起似乎太心急了,没有自我介绍。我是爱德蒙……唐泰斯,我一直知道你在看我”

    知道了喜欢的人名字,还知道了对方一直知道自己偷看的事情,这一刻真的非常想钻地洞,但自己不是逃跑类型的人。

    “爱德蒙先生我没有伴侣,之前没有现在也没有,另外你圣诞节有约吗,我,我想邀请你一起过圣诞。”进展是不是太快了,人家问你伴侣你飞快邀请别人一起过圣诞,貌似这种像自己这种主动型的女孩子很多男性不喜欢,是不是要过个灰色圣诞节了。

    “哈…………真的是吓到我了,那么我接受你的邀请,也希望你能成为我的伴侣”

     好像成功了,但怎么感觉怪怪的,应该只是圣诞节的伴侣吧。

    “嗯好的,那么就拜托你了,爱德蒙先生”


*


     直到几个小时后,对方当着她的面掏出戒指时才知道,那个伴侣是指结婚的伴侣。




end






(难以置信,我以为我不会在写文了,是期末,真可怕期末阶段真的人什么都能干出来。)


    

    


评论(3)
热度(91)

© 昼行夜会 | Powered by LOFTER